Artnews Menu Page List

公共/社區藝術

Cultural history

敬老護老是眾所周知的美德,相信有不少人也曾做過義工,探訪老人院、送禮物給老人是家常便飯,然而敬老護老是不是就只等於去老人院玩玩遊戲、派點禮物,聽長者們談一下當年就可以了?長者們和藝術能否拉上關係?5月31日,英國文化協會邀請了曼徹斯特博物館和惠特沃茲畫廊的教學及參與策劃主管Esme Ward,加上「藝術在醫院」及「社群藝術網絡」的總監鄭嬋琦女士和「依念.同理」的配合,在油街實現舉行了「活齡樂藝工作坊」,和婆婆們以藝術彼此交流。

世界太大,人的眼界卻有限,將於6月25日至7月10日舉行的香港博物館節,以「是麼?See More」為主題,就是希望我們能夠帶著好奇的心參與多元化的活動,藉着博物館這知識寶庫把我們的視野變得更闊。

愛動物的人有很多,幫助流浪動物的義工也不少,然而誰會為了愛動物而自己籌備插畫展?Suki,一個普通OL,為著她所愛的各種動物,她用上了她所能付出的一切。

第二屆香港博物館節將於6月25日至7月10日舉行,不知道大家對博物館節有甚麼認識?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市場及業務拓展總監毛詠仙為我們介紹了博物館節的理念﹕「博物館每天都有節目,但我們籌辦博物館節,是希望整個城市有個聚焦點,藉豐富密集的節目吸引市民參加,把博物館節變成一個期待、去博物館變成一個習慣!」

就藝發局先前發出的聲明,指《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創作者黃宇軒、林志輝擅自向傳媒宣佈更改作品名稱及其概念,因此將其作品從「感頻共振」中剔除一事,黃宇軒、林志輝已向藝發局發出回應聲明,指其指控不實,要求藝發局收回聲明,並停止任意移除作品。

昨晚,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電影及媒體藝術組主席飽藹倫和「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展覽)獨立策展人Caroline Ha Thuc發表聯合聲明,指黃宇軒、林志輝的創作《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在未有通知策展人和局方的情況下自行向傳媒宣佈將作品及其概念改為「倒數機(2016)」,因此ICC停播「2047倒數」。

由香港英國文化協會及K11 Art Foundation(KAF)聯合籌劃的大型公共藝術裝置項目《視界 香港》展出的半年來,英國藝術家Antony Gormley創作的共31個雕塑展於港島中西區方圓一公里內,27座立於大廈天台、天際間,4座立在地面,大家有沒有跟人像們見過面?而《視界 香港》展覽已於5月18日圓滿結束,雕像將全數運回倫敦,主辦機構亦與各界專業人士在展覽完結前一晚於藝穗會舉行了「《視界 香港》之外:探討香港公共藝術的未來」研討會,討論香港公共藝術的發展、難處和對社會影響。

一個疲憊的城市,一個個繁忙的都市人,天天籠罩在滾滾煙塵之中,身上的塵灰尚可輕易洗去,心灰又如何?三個本地藝術人,決心要用白色生活小確幸,和大眾來一次集體自我療癒的週末。

第一次見這對搖滾樂手的那一晚,甫踏出天星小輪,一陣高亢的電子結他聲傳來,頓時精神為之一振,原來尖沙咀碼頭來了一對搖滾街頭音樂人。只見那裡早聚集了一圈人在圍觀,原來正在表演的是兩位以音樂環遊世界的西方人。

香港近年數度經歷動盪,社會無可避免地急劇轉變,各種對社會的訴求湧現,香港人正以不同的形式表達自己、紀錄香港,當中是得是失?得失如何衡量?香港中文大學文化與宗教研究系文化研究學部碩士課程主辦《得左,失左》跨界別藝術節,廣邀何慶基教授在內的數十位藝術家及文化藝術團體,參與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一日為期五日的藝術節,活動將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從文化研究角度探討及演繹這場劇變為香港帶來的種種不能磨滅的影響。

現時,手作市集愈來愈多,三不五時,便會有團體舉辦手作市集,而這次手作市集,賣點竟是非賣品,市集才只有4月9日、10日兩天,展覽卻橫跨4月1日至15日,而且市集共約100位檔主亦會每人展出一件自己創作的非賣品供人參觀,這樣的市集,到底想買賣些甚麼?

尖沙咀海旁的香港藝術館正進行為期三年的擴建工程。在這段閉館期間,香港藝術館仍繼續於館外對出的梳士巴利花園藝術廣場舉辦不同的展覽及藝術活動。現正舉行的展覽以「無牆唱談」為題,寓意藝術廣場這個無牆展廳能繼續為觀眾介紹和推廣香港藝術。今次展覽以兩件大型裝置藝術為主,包括鄭波的《為伊唱》和劉小康的《第三號議程》。同時藝術館亦邀請了創不同協作(下稱創不同)為節目夥伴,製作一系列加料節目「藝術生活日誌」,以生活化的藝術活動,邀請參加者與藝術家零距離接觸,一起探索藝術家們創作的起點與歷程。

試想像,當你走在街頭,抬頭一看,竟發現十年如一日的「不准駛入」路牌竟然多了個小人,他還要把那個代表禁止通行的橫線搬走!此時你會想到甚麼?第一秒可能是「好過癮呀!」、「這是真的路牌嗎?」,然後或許會懷疑「這是合法的嗎?」合法不合法之間的灰色地帶,永遠叫人疑惑。或許這正是法國街頭藝術家Clet Abraham要問的問題:如果沒有傷害人,為甚麼我們不能破壞一點規距?在路牌加點顏色、加點幽默,倒比悶蛋的標誌有趣多了。反叛,原來可以非常有建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