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偏暗而冷凝的觀眾席,伸手極其量只見到朦朧的五指。台面有一個與舞台一樣闊、白色的反光拱頂,而拱頂以上用黑幕遮蓋著。舞台儼然一個白色的山洞,除此以外空無一物。導演以極慢的速度,感覺多於數分鐘,去調暗觀眾席的燈至全黑,故意營造如此昏暗的環境,好讓觀眾的心神定下來。

誕生於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的《吉賽爾》一直是舞迷心中最完美的芭蕾經典,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它可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該劇由法國作曲家阿道夫.夏爾.亞當(Adolphe Charles Adam)於1841年創作,甫於巴黎首演已大受歡迎,故事講述農家女吉賽爾愛上剛來到村子的陌生人阿爾貝特,後來卻發現他原是喬裝平民的貴族,並已與他人訂婚。吉賽爾深受打擊,最終心碎而逝,她從沒有氣息的身體進入死亡王國化為幽靈,與一群因生活受迫害、充滿仇恨的女幽靈結伴。

將慣常的藝術體驗帶來180度大轉身?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文化按摩師】「跨界大龍鳳」藝術節將與本地、亞洲及歐洲多位跨界別藝術家攜手,讓劇場不單是劇場;導賞行程即是一場歷險;音樂劇場也幻化成一場浪漫邂逅,一起動化藝術概念,以藝術回應生活。是次藝術節將帶來三個劇場演出,現率先開放優先預訂!(早鳥優惠預訂表格: https://goo.gl/WEFrL7)

自1993年首辦的法國五月藝術節,不經不覺已踏入26年,今年大會以「向大師致敬」為題,與觀眾一同探索多個重新演繹大師經典的現代作品。視藝方面,有攝影師Patrick Willocq「母愛之歌」攝影展、「命運的色彩——夏加爾南法時期作品展」等等,而「尼斯學派-從波普藝術到偶發藝術」將是揭幕展覽。表演節目更是精彩紛呈,譬如改編自中國經典《聊齋》,並注入濃烈法國色彩的當代舞蹈《畫壁》;由變革舞團八位街舞好手主演的《流浪藝人.都市芭蕾》,將在香港作亞洲首演;及由安妮‧卡赫演出、向法國香頌天后琵雅芙致敬的《玫瑰人生》等,都令人引頸以待。

兩年一度的國際黑盒劇場節,重新命名為「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標誌著香港話劇團與西九文化區的合作正式開始!雙方充滿期待,為香港觀眾帶來更多當化劇場出色的作品。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家也藉此平台把大膽、富實驗性的製作放到藝穗節劇場內,製作人同時也遊走在場地之間,尋找值得投資、具有市場潛力的演出。百花齊放的藝穗節令作品不只留在平常酒吧地牢或是工廠倉庫的小劇場內,更是遍佈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舞者進場,躍動展開,當音樂再不是預先錄製的聲軌,而是由人聲即場演繹,兩者會有怎樣的火花?

由日本導演黑澤明執導的經典作品《羅生門》,對很多人而言一點都不陌生,它是改編自大文豪芥川龍之介兩個短篇小說《竹林中》及《羅生門》而成。這次中英劇團與導演黃龍斌將美國編劇Fay Kanin及Michael Kanin於1959年改寫的《羅生門》搬演於香港舞台,與香港演藝學院學生合作,為大家打造非一般經典作品。

《莎拉.肯恩三十六景》(下稱《三十六景》)為進劇場繼2016年《莎拉.肯恩在4.48上書寫》(下稱《書寫》)後,再次將莎拉.肯恩(Sarah Kane)的遺作《4.48精神崩潰》(4.48 Psychosis,下稱《4.48》)搬上舞台。《三十六景》以日本江戶時期畫家葛飾北齋的畫作《富嶽三十六景》為創作概念,展現了導演兼演員陳麗珠對《4.48》再一次的思考與探索,製作在佈景、演繹方面,都與《書寫》有迥異之處。

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過往曾讓觀眾欣賞來自歐、亞、拉、美的演出,今屆則為香港觀眾帶來16齣與非洲文化有關的作品。節末有來自塞內加爾的謝曼恩‧阿科尼(Germaine Acogny)的兩個舞蹈演出,而星期日下午的《本相》(Mon élue noire - sacre #2;意思是「我所選之黑—祭獻#2」)是法國編舞奧利華‧杜博思(Olivier Dubois)一系列詮釋《春之祭》(Le sacre du printemps)的第二部作品。

甚麼是青春?現在它與你又有多遠?在輕狂的歲月裡,人們總愛肆意揮霍;到了洗盡鉛華,不禁開始想念懷緬。它,就是這樣稍瞬即逝。台灣詩人席慕蓉如是說:「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卻忽然忘了是怎樣的一個開始,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1]。既然青春注定有終結的一天,人應該好好把握光陰,為自己確信的事而堅持,盡全力實踐自己。香港話劇團今年「新戲匠」系列的第一個作品《青春的角落》,顧名思義,以青春為題,探討青春離我們遠去、消亡的過程。

即使今天已是廿一世紀,女性的社經地位不斷提升,能掌握自己的命運,然則結婚一事對不少女性而言,仍然是人生大事,終需一結。究竟結婚是為了甚麼?與心愛的人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為美好的人生錦上添花?還是另有籌謀,只為逃離人生的困局?香港話劇團將於三月中上演的《好日子》,表面上似講述婚姻,箇中三母女互訴心底話更似足一部女人戲,然而編劇鄭國偉和導演方俊杰表示,要向觀眾述說一個出其不意,荒誕卻真實的故事,一個關於家的故事。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句耳熟能詳、教人立身處世的儒家古訓,出自與《論語》、《孟子》、《中庸》合稱「四書」的《大學》,但大家可曾想過這些彰顯至善的教誨經歷過千年洗禮後,在當今是否已被眾人付之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