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行政政策

Administrative Policy

鄭道鍊(Doryun Chong)有一張亮麗的履歷。

美籍韓裔,1992年移居美國。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得藝術史學士學位,並在該校繼續深造博士課程。1999年,在三藩市亞洲藝術博物館展開其策展事業,繼而於2001年威尼斯雙年展統籌韓國館的展覽。2003年至2009年間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沃克藝術中心 (Walker Art Center) 的視覺藝術部擔任策展崗位。2009年起在紐約現代美術館 (MoMA) 擔任繪畫雕塑部副策展人。2013 年被委任為M+視覺文化博物館總策展人。

香港沒有檔案法,許多政策議決的重要文件因而被有意無意地銷毁,香港的歷史因而像缺了一角;本地演藝團體沒有做好統計與基本的資料整存,演出過後的紀錄零零落落的,到制定文化政策時更不知從何談起。

老套一點說:鑑古知今——想不通過去,又如何看得透未來﹖

2014施政報告剛於今天出台,有關文化及藝術的部分,主要集中在西九文化區及九龍東的發展,相比2013年的施政報告,有關文藝及創意產業的篇幅大幅減少,不單搬出計劃多年的牛頭角跨區社區文化中心,亦未有回應民間及業界針對現下藝術生態的種種問題。

香港芭蕾舞團於上月公演的《紅樓夢—夢紅樓》,因著刪走文革情節而引發政治審查疑雲,隨著港芭發出聲明後封口而不作任何回應,事件看似不了了之。然而,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將於12月13日的會議上討論「推動藝團藝術創作及藝術自主」,幾位藝發局候任委員發起倡議書聯署,祈就事件向立法會及公眾反映業界意見,令事件再受關注。

 

要做選舉的賽後分析,好應做個詳盡的選民研究——這不但關乎個別候選人的競選策略,更牽涉到如何改善整個選舉制度,包括選民的背景,對不同的藝術範疇以至藝發局的理解與期望等。不過,單從暫時得知的數字裡,也隱約可發現幾點有趣的觀察。

藝發局藝術範疇代表推選已結束,10位民選成員名單亦於10月8日誕生(名單見另文:藝發局推選結束 10位藝術範疇代表名單出爐),一切似乎塵埃落定。

經過六個多月的提名及競選,藝術發展局藝術範疇代表推選終於圓滿結束,10個界別的代表亦已誕生。

2013年藝術發展局的藝術範疇代表推選活動,將於10月6及7日(星期日及一)進行投票,由8512名登記選民跨界別的選出10位代表。在最後一星期,選民都會收到紛至沓來的候選人宣傳單張與電郵。而跟上屆一樣,今年亦有候選人於投票前約一星期,方組成貌似聯盟的組織作聯合宣傳,令選舉再添變數。

2013年藝術發展局的藝術範疇代表推選活動,成為本地文化藝術圈的熱話,投票前夕官方及民間亦有舉辦各組別的論壇,以求讓各候選人公開較量,同時選民亦可更深入了解他們的理念與政綱。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便於9月19日下午於藝穗會舉行了藝術行政組別的候選人論壇,唯1號候選人葉潤潤繼官方論壇後再度缺席,惹人非議。

喜歡藝術的朋友,很可能都曾經萌生起想唸藝術、想當藝術家的念頭吧。但後來因為某些現實原因,令你把這個夢想放下了?

兩年前剛卸下教職,同樣在中大藝術系教出了很多優秀藝術家的呂振光認為,入藝術系的學生,其實都是真心想做藝術家的,但最終能否做到的關鍵,竟不是才華,而是堅持?

陳育強在中大唸藝術也教藝術,時日如飛,一教已是廿多年的光景。

「想過當藝術家嗎?」答案是絕對的。他在美國唸研究院時,揀的還是純藝術,但心裡卻一直要克服「藝術無用」的焦慮。

作為藝術,電影有一個很特別的定位:除了是創作之外,它還是一門工業。過往,香港的電影人往往從低做起,俗稱「紅褲子」出身,穩打穩紥;現在,來自學院的電影系畢業生愈來愈多,卻面對不夠經驗的煩惱。拍電影,究竟為甚麼要唸書?

蘇荷兒童美術館

在一個功利的、事事追求實際的社會,要喚起群眾對藝術的注意,殊不容易。 藝術令人覺得不實際,因為它不停留在事物的表面,而是帶領人探討或追求一些關乎生命的東西和價值。其實近年來,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藝術的好處,「藝術是重要的」這句話也不再只是出自藝術家口中,可能是教育家、社會學者、市場經濟學者也會如是說。甚至為人父母者,也熱衷張羅自己的孩子課餘的藝術活動。 今回我們邀來了台北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林千鈴,且聽林館長訴說藝術對一個孩子、甚至整個社會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