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水墨藝博來到第五屆,一直大力支持的當代水墨大師劉國松自不然成了座上客,今屆更出席10月4日的學術講座,與其首席弟子李君毅對談。劉公作為李氏的啟蒙老師談的自然是「當代水墨藝術的文化傳承」,主辦方亦特地請來M+水墨策展人馬唯中作主持。她於2017年策劃M+ 的「似重若輕:M+水墨藏品」展廣受好評,其博士論文更是以戰後台灣抽象繪畫為題,可謂此講座主持的不二人選。

大概由於家居環境狹窄、科技越趨進步,電子書於本港漸趨普遍。然而,不少調查反映,實體書的銷量並未因此受影響,在部分地區更有上升的趨勢;足證撇開環境科技因素,實體書自有其無法被電子書所取代的獨特優勢。那大概在於實體書獨有的質感、書頁的厚薄、紙張的堅韌度,甚至是材質、香氣等元素——自書籍開始出現的數千年間,大概我們都有這樣的共識:唯有將以上元素通通包攬,才能為讀者提供完整的閱讀體驗。

閱讀本來就是一趟旅程,而書籍設計師在其中擔當的角色更是關鍵。最近「設計光譜」於動漫基地舉辦的「貳頁——看好設計」展覽,展出了數百本亞洲出版的書籍、雜誌,及相關產品與字體設計,更有多位書籍設計師的錄像訪問;冀望藉展品既呈現亞洲各地區獨有的設計元素,並構築一個跨領域、跨國界的設計展覽。

社會運動未見結束的跡像,雙方沒有退讓的餘地,各大政治元老/智囊/政治分析員紛紛獻計,仍無法走出這個僵局。一開學,學校就成為另一戰場,無論支不支持罷課,心情都無法平靜,唯有將不同情緒的同學聚在一起,以藝術的方式探討各人當下的心態。藝術離不開生活,我們無法掩耳盜鈴,視而不見,亦不應喪失本性初心,顛倒事非。透過藝術學習中慣用的邏輯思考和討論方法,讓大家坦誠溝通,以開放的態度去看待現實的問題,藉著拆題,反問,分析,再反思,來重視自身當下的狀態,靈魂的歸宿。雖然這種方式不一定能解大眾之困,亦不失為鬆開個人緊繃情緒的治療方法。

「我夢想製作一部徹底斯賓諾莎式的影片,基於倫理學的範疇:憤怒、愉悅、驕傲……這些範疇,本質地呈現關於身體與感覺的純粹影像,每個範疇都以極端的突發性相互聯結。」法國電影導演 Philippe Grandrieux說。

粵劇電影是香港獨有的電影類型。電影作為媒介,盛載了粵劇這文化瑰寶,亦記錄了粵劇紅伶唱做唸打的藝術,箇中更糅合文學、戲劇、曲藝、舞蹈及武打藝術。適逢今年是粵劇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周年,香港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的「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展覽,讓我們重新回顧粵劇及其電影一路走來的經歷。

香港蘇富比為慶祝及紀念張大千120周年誕辰,於其藝術空間內舉辦的「無象之象:張大千精品展」,展品匯集大師近六十幀在不同時期的代表作,梳理各階段的風格特色。蘇富比中國書畫部主管葉卓敏介紹說:「展品由畫家家屬,以及海內外收藏家提供,部分更曾亮相重要展覽,如剛於六月底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完展的『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亦有從未公開展出的作品。」

香港自九七回歸後暫時最大規模和最長時間的社會動盪,相信在本文出街之時,仍未會見到止息的曙光;相反,可能正落入新一輪的惡化之中,惡化的除了可能是抗爭者與當權者(及其爪牙)之間的衝突,更甚者,是人與人之間的裂痕,無論是街頭巷尾的茶餐廳、交通工具上、甚至是家庭成員之間,因著對事件的不同看法和態度,這幾個月來已隨時變成劍拔弩張,情況令人擔憂。 

在支持或反對之前,首先是認識和理解

圖書館,彷彿從來都是知識、歷史的象徵;但同時,它亦意味著一種體制,擁有將各種類的知識分類、排列、定義甚麼書籍值得納入為館藏、甚麼書籍可被市民閱讀接觸的權力。這份權力看似溫和至極,然而書籍的傳播從來都是當權者關心的議題,因為知識的傳授、歷史的話語權、人們各種巧思與創意,都一一紀錄在書本之中,那意味著思想的自由與歷史版本的流傳,市民亦能通過知識的傳授來往得更大的力量,令政權更難操縱。由於書本蘊藏著奇妙的力量,故愛書者往往產生對書本的感情及依附,而當權者亦會極為關注。

為配合現正於威尼斯舉行的雙年展,香港視覺文化博物館M+在8月30日於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首場座談會「歷程:香港四度參與威尼斯雙年展」,除了有今屆香港展館的策展人李綺敏和藝術家謝淑妮外,還有過往三屆雙年展的參展單位,一起回首過去的展覽經過。

我從來沒想過談日常是奢侈。在法國兩年,期間發生了三次恐襲,雖然身處的小城離巴黎、尼斯甚有距離,但末日感從未如今天般沉重。城市在沉淪,法國人當天告訴我:回復日常,是對恐怖份子最大的反抗。不要害怕上街,不要害怕穿甚麼顏色或樣式的衣服,不要害怕說甚麼、寫甚麼、聽甚麼、想甚麼,對欲以恐懼控制人心的邪惡勢力來說是最壞的發展。日常,是最微小卻又強靭的反撲,像野草一樣。在一般人視而不見的地方,經歷著個人的高低起伏,散發著微弱卻持久的光芒。

新加坡藝術家莊志偉在1a空間的展覽「移動的微妙」,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樣。生活沒有甚麼大道理,但堅持下去有其價值。生活中的悲歡離合也許只有自己一個人關心,但並不代表沒有拿上枱面被欣賞的價值。相反,即使是再微小的生活細節,也有詩意存在。

不知不覺,台灣月已來到第十四屆,一連串精彩的節目將於10月4日展開,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代理主任盧筱萱分享說:「『台灣月』一直有系統地向港人引介台灣藝文團隊及活動,將台灣公民社會的人文精神,深植於港澳社區。」今年以「搭台」為主題,積極發揮多元角色,搭建平台及舞台予兩地藝團、觀眾交流,展現台港文化合作下豐碩的成果。的確, 藉由「台灣月」帶來藝術展演,多年來一直廣受好評,已成為本地備受期待的藝文盛宴。

作為前線藝術教育工作者,每年五至八月,我都穿梭於各藝術院校的畢業展中。現今的藝術從業員,學士學位是基本門檻。但是整個香港的藝術教育資源,仍是捉襟見肘,公私營藝術教育機構唯有各顯神通,開辦各具特色的課程,才能吸引不同需求的求學者。

公營

「故事的力量能豐富我們的想像。」 ——袁志偉

發白日夢絕不是無所事事者的專利權。只要生而為人,你注定會不由自主地發白日夢。當你腦袋放空,思緒暫且脫離眼前的世界,發白日夢已成為靈魂休息的中轉站;或者在發白日夢中途,你突然得到靈感女神的感召,靈機一觸就創作到新作品出來。

發白日夢正是每個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如澳門插畫師袁志偉,他也是喜愛發夢者,最近更舉行了個人童書繪本《想甚麼?》展覽。一本看似平常的兒童繪本圖書,承載著插畫師的童年回憶。儘管這本兒童繪本圖書沒有留下結局的尾巴,但這一種留白格調正好刺激讀者的想像空間,引領我們走進創意的泉源。